英国最高法院2021司法年度报告

编者按  英国最高法院2021年6月24日发布了《英国最高法院2021司法年度报告》。本司法年度(2020年4月1日至2021年3月31日)报告有6个部分和1个附录,主要包括两大领域:一是大法官的变化和审判工作;二是法院的司法行政管理工作。本司法年度英国最高法院共受理217个案件,审理175个案件,英国枢密院司法委员会共受理58个案件,审理41个案件。英国最高法院的行政管理包括采取措施应对新冠疫情对法院工作的影响,创新方式让公众了解法院工作并向英国议会下议院提交经费预算报告。现将报告的主要内容摘译如下。

一、任命新的大法官

本司法年度以来,共有三位大法官退休,分别是:威尔逊勋爵(Lord Wilson of Culworth,2020年5月退休)、克尔勋爵(Lord Kerr,2020年9月退休)和布莱克大法官(Lady Black,2021年1月退休)。

同时,任命了四位新的大法官,分别是:1.莱格特勋爵(Lord Leggatt),2020年4月21日被任命为大法官。毕业于英国牛津大学、美国哈佛大学和芝加哥法学院。2012年被任命为英国高等法院法官,期间担任高等法院王座分庭法官,2018年担任英国上诉法院法官。2.伯罗斯勋爵(Lord Burrows),2020年6月2日被任命为大法官。毕业于英国牛津大学,曾担任英格兰和威尔士法律委员会委员和法律学者协会主席,2007年被选为英国科学院院士。3.斯蒂芬斯勋爵(Lord Stephens),2020年10月1日被任命为大法官。毕业于英国曼彻斯特大学,先后担任北爱尔兰司法任命委员会委员及高等法院法官。2017年至2020年担任英国上诉法院法官。4.罗斯大法官(Lady Rose),2021年4月19日被任命为大法官。毕业于英国剑桥大学和牛津大学。曾任英国高等法院衡平法庭法官、英国高等法院(税务和衡平法庭)庭长。2019年1月被任命为英国上诉法院法官。

二、应对新冠疫情对法院工作的影响

尽管新冠疫情对英国社会造成了很大的影响,但是英国最高法院很快成功地采用了新的方法,确保法院各项工作得以高质量地推进。

英国最高法院鼓励大法官和工作人员居家办公。法院为每个人都配备了移动办公设备并开展了必要的IT培训。在本司法年度内,所受理的案件都如期审理并作出了判决。英国最高法院在疫情期间创新方式,通过线上线下相结合的宣誓仪式欢迎新任大法官——参与宣誓仪式的大法官亲自出席,并邀请人员在线观看直播。

在本司法年度中,位于伦敦市中心的英国最高法院大楼大部分时间都不向公众开放。因此,上诉各方无法提交纸质版的诉讼材料,所有人转都而使用电子文件。大法官们适应了线上工作方式,只打印必要的文件。这将有助于最大限度地减少纸张对环境的影响,并使法院的工作方式更加现代化。

一些计划中的活动在本司法年度也不得不缩减。比如,英国最高法院不能像往年那样在伦敦以外的地区开庭。许多国际活动被推迟或不得不通过网络的方式进行。例如,2020年12月、2021年1月,英国最高法院分别与爱尔兰最高法院、日本最高裁判所通过网络视频方式进行了交流。英国最高法院无法以正常的方式提供教育课程或参观法院大楼等活动,取而代之的是,通过网络方式让公众参与其中。英国最高法院调整了教育培训计划,着力推广网络培训,并在法院网站上提供免费的学习资源。

新冠疫情几乎在一夜之间改变了大家的生活和工作方式。通过有效应对新冠疫情对法院工作的影响,英国最高法院不仅维持了正常的运转,而且还取得了许多突破性进展。例如,在2020年年度工作敬业度测评中,英国最高法院的敬业度和参与率分别达到81%和93%。

三、发布本司法年度审理的重要案例

(一)英国最高法院审理的重要案例

1.寻求外国合法商业代孕机构代孕的赔偿诉求获支持案。本案的原告是一名29岁的女性,她由于被告医院的疏忽而失去了生育的能力。原告和她的伴侣提出使用原告冷冻的卵子以及捐赠的卵子以代孕的方式分别孕育两个孩子,并希望通过美国加州的商业代孕机构完成代孕。

英国最高法院一致认为,被告应承担使用原告和捐赠者的卵子以代孕的方式孕育孩子所需的合理费用。尽管英国代孕法的立法背景复杂,英国最高法院仍以3∶2的多数意见认为,被告应承担原告通过外国的合法商业代孕机构完成代孕所需的合理费用。

2.未经国务秘书亲自签发的临时拘留令无效案。1973年,在未经法院审判的情况下,格里·亚当斯因临时拘留令被拘留。亚当斯曾两次试图逃避拘留并分别被定罪处罚。根据1972年《恐怖分子拘留令(北爱尔兰)》第4(1)条规定,若国务秘书认定行为人可能参与恐怖主义活动,便可签发临时拘留令。

英国最高法院一致认为,上述规定要求由国务秘书亲自行使这一权力。本案中,没有证据表明国务秘书曾认定亚当斯可能参与了恐怖主义活动,临时拘留令是无效的。英国最高法院据此认定对亚当斯的拘留违法,并撤销有罪判决。

3.“恋童癖猎人”组织提供的证据并不侵害被告人隐私权案。本案中,英国最高法院认为,在刑事审判中使用了所谓的“恋童癖猎人”组织提供的证据,并不侵害《欧洲人权公约》第8条规定的被告人隐私权。证据的瑕疵性,即意味着被告人与集团中充当诱饵的一名成年成员之间的通信信息并不具有多大价值。被告人也并没有对这些证据的隐私性寄予太高期望。根据《欧洲人权公约》第8条的规定,检察官并无附加的积极义务来保护被告人在排除证据方面的权益。相反,检察官负有积极义务确保刑法得以有效实施,以防范针对儿童的性犯罪。

4.在不违反诚信义务的前提下,法院有权决定慈善机构成员的投票案。本案中,英国最高法院围绕慈善机构的成员是否可以为自己的利益而投票展开了长期辩论,同时讨论了法院在什么情况下可以影响成员行使投票权。英国最高法院认为,慈善机构的成员应根据《2006年英国公司法》第217条的规定批准相关决议,但在不违反诚信义务的情况下,法院有权决定慈善机构成员的投票。

5.关联案件中仲裁员的保密义务优先于披露义务案。本案中,英国最高法院认为,在仲裁员不存在偏见的现实可能性时,仲裁员在关联案件中的保密义务优先于披露义务。当事人在先后进行的关联仲裁案件中担任仲裁员是否会产生偏见和利益冲突,取决于相关仲裁领域的惯例和当事人情况。在可能产生明显偏见的情况下,仲裁员的公正性要求其履行相应的披露义务。本案中,仲裁员有义务对其在与“深水地平线”钻机漏油事件有关的另一起仲裁案件中被任命为仲裁员的情况进行披露。但是,根据仲裁员回避听证会上已知的事实和情形,公正知情的观察者不能推断出本案存在偏见的现实可能性。

6.不能以提供的数据不足、难以计算个人损失等为由否定集体诉讼案。这是英国最高法院受理的首起竞争损害赔偿集体诉讼。本案中,万事达卡向消费者收取的刷卡交易手续费过高,违反了《1998年英国竞争法》。因此,梅里克斯代表约4620万人对万事达卡公司提起了集体诉讼。此类案件需要先由英国竞争上诉法庭,决定是否让案件以集体诉讼形式进行。英国竞争上诉法庭虽然驳回了梅里克斯提出的集体诉讼申请,但梅里克斯成功地向英国上诉法院提起上诉。

英国最高法院审理后认为,英国竞争上诉法庭错误地适用了集体诉讼的认证标准。集体诉讼是一种特殊的民事诉讼形式,旨在弥补受理一起起普通个人索赔带来的诉讼不便。英国竞争上诉法庭不能以提供的数据不足、难以计算个人损失等为由否定集体诉讼。据此,英国竞争上诉法庭应重新考虑是否颁发集体诉讼授权令。

7.政府批准的希思罗机场扩建计划合法案。英国最高法院认为,英国政府发布的有关英格兰东南部机场建设的《机场国家政策声明》及所附的环境报告是合法的。《机场国家政策声明》作为未来申请开发希思罗机场扩建第三条跑道时要考虑的框架,已经充分考虑了《巴黎协议》中的气候变化承诺。这些报告是公众咨询知情权的基础,若包含过多细节如运输国务大臣当前考虑的一些因素以及拟实施的政策,反而可能适得其反。此类因素和政策应在下一步的申请中加以考虑。

8.保险公司应为新冠疫情所造成的营业中断提供赔偿案。英国最高法院认为,保险公司需在保险合同约定的情况下,对因2020年3月起受新冠疫情影响而造成的投保人营业中断损失进行理赔。2020年12月,英国最高法院通过快速程序受理了英国金融行为监督局、六家保险公司和一名第三人的上诉。

英国最高法院认为,保险条款涵盖在营业场所一定区域之内发生的因新冠疫情引起的任何一起病例,保险公司应为新冠疫情所造成的营业中断提供赔偿。关于具体损失的理解,英国最高法院没有支持将条款解释为仅涵盖因政府要求停止营业而带来的损失,亦没有支持根据疫情发展趋势来调整业务中断损失的解释。据估计,大约有700种不同种类的营业中断险产品和37万名投保人可能会受该判决的影响。

9.优步公司和司机之间劳动关系案。英国最高法院一致驳回了优步公司的上诉,即主张通过优步APP注册提供载客服务的司机和优步公司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该上诉是对二者之间是否存在劳动关系问题的终极回应。优步公司认为,优步的作用就是提供技术支持并为客户预订行程,因此司机并不是优步公司的员工。英国最高法院驳回了该主张。

英国最高法院认为,优步公司和司机(为乘客提供服务)之间的关系是由优步公司严格确定并控制的。因此司机在使用优步APP时,和优步公司相比处于一种从属和依附的地位,并且无法在优步公司设定的参数之外改变自身的经济地位。因此,司机和优步公司之间存在劳动关系。英国最高法院同时认为,司机和优步公司的劳动关系可延展至司机登录优步APP系统并准备接单期间。

10.驳回贝格姆行使撤销英国国籍身份权利案。英国内政部撤销了贝格姆女士的英籍身份。英国内政部作出此项决定的理由是,贝格姆前往叙利亚后加入了“伊斯兰国”组织,她回到英国会对国家安全构成风险。贝格姆女士申请英国入境许可,以便在英国针对该决定起诉,但是她的申请遭到了拒绝。法院作出裁定认为,应给予贝格姆女士入境许可权,否则她将无法获得公平且有效地行使撤销英籍身份的诉讼权利。

英国最高法院一致同意英国内政部的上诉。英国最高法院裁定认为,当公民个体获得公平审理的权利与国家安全存在冲突时,并不必然要优先考虑公民个体获得公平审理的权利。正确的裁判就是维持英国内政部作出的撤销贝格姆女士英籍身份的决定,直到她的存在不危及公众安全为止。

(二)英国枢密院司法委员会审理的重要案例

1.因律师缺席可能导致审理不公平案。上诉人贝恩针对他谋杀、绑架、抢劫和入室盗窃行为的指控进行的定罪量刑提出上诉,主要理由是,律师退出案件审理后,他在几乎所有的审理过程中都没有获得律师的帮助。他认为律师退出案件审理是由于法官在审理中的不当行为所致,因此导致了审理结果的不公平。

英国枢密院司法委员会一致同意贝恩提出的上诉,理由是,贝恩先生在审理过程中没有获得律师的帮助,尤其是控方关键证人和他供词的证据方面,法庭会存在严重的偏见。如果在庭审期间获得了律师的帮助,证据采纳情况可能会存在实质性的差异。

2.独立调查委员会是否有权针对调查行为起诉案。独立调查委员会对牙买加警察部队、牙买加国防军和其他国家机构成员造成的警察杀人以及被指控造成人员伤亡、滥用权力开展调查。在这些上诉案件中,英国枢密院司法委员会需要决定独立调查委员会是否有权针对调查的罪行起诉。

英国枢密院司法委员会一致认为,独立调查委员会一般履行的是调查机构的职能,而没有起诉权。但是独立调查委员会管制法第33条所规定的罪行是一个例外。独立调查委员会针对第33条所规定的罪行拥有起诉权,因为这些罪行可能会妨碍调查工作的进行。

3.确认表见代理权适用对偶原则案。拜因顿先生是辉煌控股公司的实益所有人,他授予代理人行使表见代理权。在拜因顿先生不知情的情况下,代理人指示公司董事出售了辉煌公司的资产。辉煌公司起诉公司董事违反了义务。

英国枢密院司法委员会认为,实益所有人可以向代理人授予表见代理权,这将导致公司受表见代理权限的约束,因而所开展的交易有效。拜因顿先生选择了“身居幕后”,便承担了代理人可能背叛他的风险。根据对偶原则的要求,过去的行为和表见代理权限与实际拥有的权限或非正式股东同意同等重要。因此,代理人可能在实益所有人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作出对公司具有约束力的某些关键决策。拜因顿先生授予的代理权限等同于辉煌公司授予的权力。辉煌公司不可否认的是,它已授权给代理人向公司董事发布指示,因此,公司董事并未违反对辉煌公司的注意义务。

4.税收之债可否纳入个人“债务”范畴案。该上诉来自于库克群岛。根据《1991-1992年婚姻财产法》的规定,库克群岛关于离异配偶之间分割婚姻财产的纠纷可适用《1976年新西兰婚姻财产法》。争议的主要问题是,韦伯先生欠新西兰税务局的税收之债,在评估双方可供分割的婚姻财产价值时,是否应将税收之债纳入“债务”的范畴考虑。

英国枢密院司法委员会经审理查明,依据普通法原则,韦伯先生的税收之债在库克群岛无强制执行力,也无支付的现实可能性。通过反映制定该法律社会背景的方式来解释法律,英国枢密院司法委员会认为,韦伯先生的税收之债并不属于法律中所规定的“债务”的范畴。

5.审查《紧急权力条例》违宪案。2020年4月,特克斯和凯科斯群岛总督制定了《2020年(新冠疫情期间)紧急权力(法庭诉讼)条例》,其中规定刑事和民事案件通过网络进行在线审理。该条例第4条第6款规定“法庭审理应覆盖岛内和岛外的任何地方,法官或治安法官可以选择开庭审理案件的地点”。

英国枢密院司法委员会审理的问题是,该条例第4条第6款是否违反特克斯和凯科斯群岛宪法,上诉理由认为该条例允许特克斯和凯科斯群岛高等法院在岛外开庭审理案件,这将会在刑事案件中导致诉讼不平等。英国枢密院司法委员会驳回了上诉,理由是条例第4条第6款并没有允许高等法院在岛外开庭,而只是认为法官在任何地方开庭都是法庭的一部分。因此,英国枢密院司法委员会不能得出结论认为未来的开庭审理是不公正的。

(黄斌 徐文文 翻译 译者单位:国家法官学院)

原创文章,作者:秦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pangtingxi.net/5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