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咬狗”引发纠纷,饲养人理应各负其责

现代社会中,选择饲养宠物的家庭越来越多,文明养宠也因此成为一个热门话题。宠物固然可爱,但毕竟是动物,人们不能完全理解并精准预见它们的行为,这就给广大宠物饲养者带来了一定的法律风险。

让我们一起来了解一下这起“狗咬狗”案件的始末。

案情简介

2021年9月的一天,陈某在小区遛狗,此时童某的保姆张某亦在附近遛狗。行至一路口时,陈某饲养的柴犬突然跑向张某牵引的泰迪犬。因为柴犬的狗绳过长,脱离了陈某的控制,而两狗靠近时,张某因玩手机亦未能立即注意到。几秒钟之后,两只狗发生撕咬,陈某和张某发现后奋力将两只狗拉扯开。在此次撕咬中,双方的狗互被咬伤,在送往宠物医院治疗后,童某、陈某分别花费宠物治疗费3560元、4225元。

后陈某和童某就如何了结此事无法自行协商达成一致,童某遂将陈某诉至姑苏法院,要求其赔偿包含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在内的各类费用合计14709元。

法院裁判

姑苏法院经审理认为,陈某牵引的柴犬先脱离控制跑向张某牵引的泰迪犬,挑衅在先,陈某对宠物犬只管理不当,应承担主要责任;张某未能及时注意到柴犬向其靠近并牵开泰迪犬,童某作为其雇主和宠物犬的主人应该为张某的行为承担一定的责任。

综合案件情况,法院判决陈某赔偿童某2632元、童某赔偿陈某1328元。双方均服判息诉,案件现已生效。

法官说法

本案中,童某和陈某的宠物狗互相撕咬后均进行了治疗,直接导致了双方的经济损失。而本案中原被告双方在本次损害中责任承担比例的确定,应充分考虑饲养者是否存在过错以及过错的程度。陈某的柴犬挑衅在先,陈某对宠物犬只管理不当,应对损害后果承担主要责任;童某作为养犬人负有保障犬只安全的义务,应尽可能避免犬只因看管不力受到伤害,因此也应承担一定的责任。据此,法院认定对两只宠物犬的冲突陈某、童某分别承担70%、30%的责任。

对于童某主张案涉泰迪狗陪伴其多年,感情深厚,宠物的受伤给其造成精神上的伤痛,要求赔偿精神损失的诉求,因目前我国法律对动物饲养人的精神损害赔偿并无明确规定,而一般情况下宠物并不能作为具有人格象征意义的特定物品,它仅是饲养人感情中较为重视的有生命的财产,饲养人在所饲养动物受到侵害后,主张的精神损害赔偿金不能得到支持,据此法院驳回童某相应诉求。

法官提示

对于童某主张案涉泰迪狗陪伴其多年,感情深厚,宠物的受伤给其造成精神上的伤痛,要求赔偿精神损失的诉求,因目前我国法律对动物饲养人的精神损害赔偿并无明确规定,而一般情况下宠物并不能作为具有人格象征意义的特定物品,它仅是饲养人感情中较为重视的有生命的财产,饲养人在所饲养动物受到侵害后,主张的精神损害赔偿金不能得到支持,据此法院驳回童某相应诉求。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旁听席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pangtingxi.net/49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