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阳“小红宝”特大涉黑犯罪案件始末

我最近迷上了听书,这几天正好在听邵阳“小红宝”特大涉黑犯罪案,跟法律有点关系,发出来让大家看看。

2004年7月20日,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震惊全国的湖南省“打黑第一案”――姚志宏特大涉黑犯罪案件进行了二审公开宣判。审判长宣读终审判决书:姚志宏团伙犯有组织和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组织卖淫罪、故意杀人罪、诈骗罪等22项罪名,60名被告全部被判刑,姚志宏、何建彪、李志兵、周立民4名主犯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宣判结束后,根据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下达的执行死刑命令,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姚志宏等4名死刑犯验明正身,押赴刑场执行死刑。

发迹于放高利贷

1963年出生的姚志宏(绰号“小红宝”),身材不高,其貌不扬,发迹前家境贫寒。他原系邵阳市有机化工厂的一名普通工人,因无法忍受工厂的辛苦工作和微薄的工资,便停薪留职在家里搞起图书出租和开台球厅。见租书、开台球厅也挣不了几个钱,他又开了一个“家常小屋”的小饭馆。当时正在热播一部香港电视剧《上海滩》,经济拮据的姚志宏看后对挥金如土的生活向往不已,并迷恋剧中那前呼后拥的黑道大哥形象,暗暗在心底发誓,总有一天要成为真正的“大哥”。

经过反复的掂量,姚志宏于1989年和他大哥一起开了家“文卿租赁行”当铺,做起了典当买卖。当时典当业作为新兴的特种行业生意很好,但由于相关职能部门的管理滞后,使一些当铺、寄卖店成了犯罪分子销赃、窝赃的场所。姚志宏通过开当铺赚了点钱,并且结识了很多社会闲散人员,其中相当部分人后来成为他的手下和帮凶。在此期间,姚志宏发现放高利贷可获得巨额暴利,而且资金回笼快,是一本万利的好买卖,他便开始向他人放高利贷。这样过了几年,姚志宏意识到,“放账”必须有一摊自己的人,生意才会好,才不会受人欺负。于是从1994年起他逐渐加大了放高利贷的规模,陆续纠集了“左三”、李和平、何建彪等一批烂崽为自己放高利贷。对那些借账不还,无偿还能力的人,姚志宏则指使手下采取殴打、关押、绑架、非法拘禁等方式向借款人踩账,害得许多人倾家荡产、妻离子散。

心狠手辣黑道扬名

姚志宏在通过放高利贷大肆聚敛钱财的同时,还采取各种方式网罗党羽,不择手段想在道上混出“名声”,加快实现“黑道大哥”的梦想。

他想方设法找到了自己儿时的玩伴何建彪,替正在监狱服刑的何建彪向监狱缴了1万余元的集资款,使他可以长期请假在外,脱离监管,后又通过关系保外就医。何建彪对姚志宏感恩戴德,成为姚志宏黑帮团伙的头号干将。姚志宏通过纠集何建彪等人打架滋事、争抢地盘、帮人了难,渐渐地闯出了“名气”。

而真正让姚志宏在黑道上扬名、让许多黑道人物拱手诚服的,是因为他在政法部门“关系硬”、“神通广大”。早在开当铺的时候,姚志宏就有意识地结交一些政法部门的朋友,对他们热情有加,千方百计拉拢利诱。渐渐的他在公安、检察、法院、监狱劳教所等部门,都有了熟人和朋友,形成自己的圈子。姚志宏曾先后托请贿赂市中级人民法院原法官欧阳平怡和某监狱副监狱长蒋本金,让他们利用职权向一些监狱的有关负责人打招呼,使不符合减刑、假释条件的罪犯胡胜华、徐殿民等10余人被减刑或假释出狱。姚志宏将这批人网罗过来,为己所用。胡胜华一出来就表示:“要跟着‘宏哥’打天下!”

随着势力的扩张,姚志宏认为需要用枪来壮大自己的实力,便出资1万元安排何建彪去联系买枪。何建彪买了3支仿“六四”手枪交给姚志宏。后来在姚志宏的指使下,又陆续购买了一些枪支。到案件侦破为止,姚志宏团伙共非法持有、储存仿制手枪、猎枪、火铳等20余支。

至此,姚志宏一伙形成了一个从作案人员到作案凶器均占绝对优势的黑恶势力团伙,在邵阳市称霸一方。黑帮团伙曾声称,政府部门办不成的事他们能办成,自吹为“第二政府”。该团伙中刑释解教人员多达33人,其骨干成员无一例外都有犯罪前科。就是这帮亡命之徒聚集在“宏哥”周围,唯姚志宏的马首是瞻,让姚志宏成为了邵阳市乃至湖南省大名鼎鼎的“黑老大”。

组建黑据点藏污纳垢

随着黑帮团伙成员的增多,姚志宏急于建立一个较稳固的活动据点。1996年10月,邵阳市自来水公司在市五一中路修建了金海大楼,准备向外发包租赁。姚志宏感觉到机会来了,便通过时任市经委副主任的谭亚雄等人打招呼,以50万元一年的租金低价承包了金海大楼。姚志宏打算开办一家邵阳市最豪华的桑拿中心,一楼洗桑拿,二楼设休息室和音乐茶座,三楼搞按摩。从一开始,姚志宏就没有考虑过要正当经营,而是想怎样招小姐到他所开的金海大酒店“坐台”,提供色情服务招揽生意。

姚志宏对招聘来的小姐一律亲自过目,并且要求:桑拿中心的小姐数量每天要保证12个以上;每三个月换一批小姐,保持新鲜感;不准招本地小姐;新来的小姐必须缴1000元左右不等的押金。金海桑拿中心对坐台的小姐实行编号管理,当客人洗完桑拿上三楼有性服务要求时,即按编号来安排小姐或让客人自选提供服务。小姐全靠为客人提供性服务赚取小费,桑拿中心结算小姐小费时还要扣除15%的税金,以充抵发票税。1996年12月8日,金海桑拿中心正式开业,一时间金海大楼吃喝玩乐一条龙服务,生意火爆,开业头3个月获利近百万元。在组织妇女进行卖淫的活动中,姚志宏安排其手下人到处物色小姐,先后从贵州、江西、河南、新疆等地招揽卖淫女近百名,进行卖淫活动长达4年之久。

“小红宝”苦心经营着“金海”,将“金海”变成了自己神圣不可侵犯的封建领地。他通过免费提供吃喝玩乐,网罗刑释解教人员看场子,把“金海”作为藏污纳垢、聚集党羽的场所。因盗窃罪被判刑7年的岳进良,就是在“金海”投靠姚志宏的。因为他在一次黑道对峙中挺身为姚志宏挡了一枪,从此被姚收为心腹。1998年9月,姚志宏为逼债派人把肖某挟持到“金海”,私设刑堂对肖某进行毒打。公安民警闻讯前来处理,姚志宏和其手下气焰嚣张,对民警大打出手,还公然叫嚣:“就是要打公安局的!”

姚志宏一方面通过经营“金海”获得了非法暴利200余万元,一方面在这里和有利用价值的党政干部、政法干警、企业领导密切交往,为这些人免费提供吃喝玩乐或性贿赂。这些人接受了姚志宏提供的性贿赂后,就为他的说情大开方便之门。“金海”成为了该团伙拉拢腐蚀党政干部的又一座“红楼”。

欺行霸市染指房地产

1997年下半年,姚志宏组织领导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初步形成。姚志宏通过免费提供吃喝玩乐,提供资金给一部分手下人发放高利贷谋利,将何建彪、覃文胜、阎建强、刘快平等人网罗在旗下。而何建彪等人又分别有一批手下人,形成了“金字塔”型的组织体系。姚志宏一有事便打电话通知何建彪等人,再由他们安排手下人去进行违法犯罪活动。为显示和保持威望,姚志宏要求其组织成员过年时要给他拜年,而他每年底都要为手下发放烟酒、物资、红包等,以示褒奖。每年这笔开销高达10余万元。

姚志宏除经营“金海”、继续安排何建彪等人发放高利贷外,还先后组建了宏基、巨人房地产公司,开始染指房地产投资。1997年4月,姚志宏得知邵阳市针织总厂有块地皮准备搞开发,立即找到市检察院的李勇,说“搞到这个工程,可以赚几百万”。李勇立即帮其四处活动,最终姚志宏以市一建公司名义,与市针织总厂签订了昭东服装鞋帽城施工协议书。但签订协议后,姚志宏并未履行协议,没有在15日内向针织总厂缴付60万元的质量保证金,作为该工程的前期费用,姚违约在先。之后,该工程交由邵东腾飞公司接手。姚志宏闻讯后,认为他请客送礼、赴广东等地考察的23万元前期投入,必须获得赔偿。但他也清楚自己先行违约,没有理由要求赔偿。于是他软硬兼施,一方面多次带人到腾飞公司吵闹,向腾飞公司股东唐某等人施加压力,逼迫唐某赔偿了12万元现金;另一方面拉拢市针织厂的个别领导,内外串通伪造了一份《补充协议》,骗取了市针织内衣总厂37万元的赔偿。

姚志宏还指使团伙成员经常在市区建筑工地闹事。他们一无资金,二无技术,但只要是邵阳市区的建筑工地,他们就要求承揽,不给工程就要老板和开发商交所谓的“保护费”。稍有不从,就采取威胁、推倒工棚、拉电闸、殴打民工等手段,阻挠工地正常施工,敲诈勒索钱财,搅得邵阳市的建筑市场乌烟瘴气。而姚志宏却通过搞房地产,如滚雪球般地壮大了经济实力。

有了坚实的经济基础,姚志宏开始将自己装扮成正当商人,频繁地出现在各种社交场合。他还积极攫取社会地位和政治地位,头上顶着“优秀民营企业家”等桂冠,1997年12月竟成为市大祥区政协常委。

苦心打造“黑保护伞”

混迹于黑道,姚志宏意识到要想有大的发展、要想逃避法律的制裁,必须有一个十分过硬的关系网。

1994年4月,李勇妻子在城区邵水西路开了一家卖涮羊肉的小酒店,当时他任市检察院起诉科副科长。姚志宏看到李勇官虽不大却颇有实权,便经常光顾。李勇见姚志宏出手阔绰,讲义气,便对其产生好感,两人一拍即合。姚志宏每逢过年过节都要给李勇拜年,送价值不菲的礼品,李勇搬家或过生日,他总会奉上红包。一次两人密会,推杯劝盏后比起年龄,李比姚大2岁,两人当即表示要结为兄弟。他俩用牙签戳破食指,将血滴入酒中,歃血为盟,从此两人便以兄弟相称。不久李勇晋升为市检察院两反局副局长,姚志宏通过李勇结识了一大批党政干部和政法干警,并将其中少部分意志薄弱者拖下了水。

李坤齐原是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在姚志宏的拉拢利诱下,这位工作多年、从基层走上领导岗位的法官,也被拉下了水。1998年夏天在一次酒宴上,有人把姚志宏介绍给李坤齐。姚志宏一听是市中级法院的李副院长,便立即上前敬酒,并抢着买了单。席间姚志宏听到李副院长无意中提到自己新装修的家中还未装空调,便暗暗记在心上。几天后,姚志宏就派人将一台崭新的三匹格力空调送到了李副院长的家里,并且安装好。李坤齐顿时觉得姚志宏很细心,会办事。当时,中国农业银行邵阳市分行营业部诉姚志宏担保合同纠纷一案正在市中级法院一审,在李副院长的干预下,姚志宏胜诉了。农行邵阳分行营业部不服,向省高级法院提出上诉。姚志宏立即出钱请李副院长到省里活动,使省高院二审维持了一审判决。为感谢李副院长的关照,更为了将来为自己所用,姚志宏逢年过节都要登门拜访,送钱送物。

有了李勇、李坤齐等一批有权有势的人保护和撑腰,姚志宏似乎变得无所不能了。2000年7月24日,何建彪的手下干将岳齐兵故意杀人后潜逃被抓获,何建彪找到姚志宏,请他出面摆平此事。姚志宏找到了市检察院的案件承办人陈德权和市中级法院法官欧阳平怡,请他们吃饭、玩乐,送给两人高档西服各一套,并送给欧阳法官现金2.5万元,要求他们帮忙保住岳齐兵的命。2002年元月,岳齐兵案件开庭审理,在欧阳平怡、陈德权的联合作假下,认定岳齐兵系投案自首,改变检察机关指控的故意杀人罪为故意伤害罪,判处岳齐兵无期徒刑。

举报惊动公安部

姚志宏涉黑团伙的恶行激起了当地群众的极大愤慨,也引起了邵阳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视。2001年全国严打整治斗争拉开帷幕,邵阳市掀起了“打黑风暴”,群众纷纷向市、省、中央政法机关举报,引起中央领导的高度关注。省委领导立即召集有关部门进行专题研究,抽调精兵强将组成“5.13”专案组,准备将该团伙一网打尽。

2002年6月6日中午,邵阳市的天空浓云密布,隐隐传来了阵阵雷声。在城中富丽堂皇的百威大酒店二楼内,高朋满座,人声鼎沸,姚志宏正在为他喜得贵子搞庆贺活动。而此时,10多辆警车、军车正风驰电掣地从市武警支队开出。一到酒店,从车上跳下200多名荷枪实弹的公安干警和武警官兵,他们兵分两路:一路进入预定位置,将酒店团团围住;一路迅速冲进酒店。这时已到中午12点整,宴会开始了。正当来宾们刚刚端起酒杯时,只听一声令喝:“坐下,所有的人都不准动!”一群全副武装的公安武警战士冲上来,4名特警迅速将“宏哥”控制住。“宏哥”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没等反应过来,他就被带上手铐押上了警车。整个抓捕行动由湖南省公安厅、省武警总队、中共邵阳市委直接指挥,不费一枪一弹就将作恶多端的姚志宏黑社会犯罪团伙一网打尽,当场抓获姚志宏及其团伙骨干成员35人,查处赴宴的党政干部47人,其中政法干警29人。

整个邵阳城轰动了!老百姓们奔走相告:“‘小红宝’团伙被公安机关摧毁了!”,“姚志宏作恶到头了!”

因姚志宏涉黑案,包括市中级人民法院原副院长李坤齐、市人民检察院渎侦局原局长李勇、大祥区公安分局原副局长李洪在内的12名政法干警,以及省物资产业集团有限公司人事处副处长谭亚雄等2名党政干部,受到了司法追究,其中处级干部6人。

“多行不义必自毙”。高悬的正义之剑,让这个猖狂一时的黑社会团伙彻底覆灭,让红极一时的“黑老大”姚志宏走完了他的歧路人生。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旁听席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pangtingxi.net/46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