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减”后学费难退 学生家长网上“打官司”

“大家维权了几个月也没结果,都以为那么多学费要打水漂了,没想到起诉到法院才15天,案件就调结了,真的很感谢法官。”1月21日,在安徽省无为市人民法院“云上法庭”里,陈先生签收好民事调解书后,欣喜地对记者说。

说起送儿子参加课外培训所遭遇的经历,陈先生愤愤不平。

2021年6月底,王某打着上海平文文化传媒集团的名义,在无为比较知名的某托管服务公司的学科培训教室里,开设“高效学习记忆”课程。40多位学生家长怀着望子成龙的心愿,为子女支付学费3980元参加培训,希望能达到培训广告所宣传的开发孩子右脑,提高学习效率的效果。

“只上了18节课,国家出台‘双减’政策,加上芜湖市疫情防控要求,8月份培训班就停了,王某向一部分家长退了学费,拉黑了家长微信,电话打不通。”陈先生说,“我们19个家长先后向市场监管局、教育局、派出所反映,都没有进展,投诉无门后就集体信访,无为市信访局要求我们通过法律途径解决。”

由于报名时没有给家长签培训合同,通过微信收取培训费的是个人,收款收据上盖的章是“平文教育集团脑科学应用性研究课题”,根本不是正规公章,而无为某托管服务公司只承认租赁教室给王某使用2个月。家长们委托律师将王某和两家公司起诉到法院后,心里也都没底。

1月4日,无为法院受理了19起教育培训合同纠纷案,由民二庭承办。庭长冯静发现这是“双减”政策落地后退费引发的系列纠纷,维权5个月无果的家长情绪都很激动,提出的诉求也不同,有的还要求赔偿精神损失费,便马上向院领导作了汇报。院长邓甲楷要求想方设法快速化解纠纷,尽快让家长们卸下“包袱”。

冯静很快排期开庭,虽然19个案件分别只有2000多元至3980元不等的诉讼标的额,但面临不少难题。“被告上海平文文化传媒集团无人签收开庭传票,电话无法打通;身份证地址在江苏省连云港市的被告王某不签收传票,无为某托管服务公司明确说和王某只是教室租赁关系,三被告之间的法律关系比较复杂。”冯静说,“而19位原告连培训合同原本都没有,收费收据只有照片,有的模糊不清;学生已上了多少节课也没有证据证明。”

冯静从王某留给家长的信息中找到2个电话号码,一个已经停机,另一个始终无人接听。冯静锲而不舍地连续拨打了5天电话,第6天接到了王某朋友的来电,声称王某近期身体不好,但他愿意承担退费责任。冯静请他向王某释明法律后果,说服王某及时参与诉讼。隔天,王某签收了开庭传票。同时,冯静引导家长们提出合理诉求,不要在明显不会被支持的问题上浪费时间。家长们申请撤回对上海平文文化传媒集团和无为某托管服务公司的起诉,变更了诉讼请求。

1月19日是开庭日,临近中午,王某终于在连云港市给冯静打来电话,表示愿意参与诉讼。经征求意见,双方都同意调解。冯静抓住时机指导王某登录“云上法庭”系统,原告方在法庭参与调解,当天下午达成了调解方案,王某在2022年2月28日前一次性退还19位原告余下课程的培训费用,逾期支付承担违约金800元。由于每位学生交纳培训费数额和已上课数都不同,冯静等3位法官通过“云上法庭”,组织原、被告双方对19份调解协议上的退费数额等内容进行一一核实,直到晚上8时,被告在线签名确认完毕,顺利结案。

“我们第一次打官司,第一次通过网上调解,非常方便快捷,对法院印象很好!”陈先生对记者说。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旁听席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pangtingxi.net/42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